• <menu id="kkomu"></menu>
  • <menu id="kkomu"></menu>
  • 文史長廊
    羅盛教式的國際主義戰士史元厚
    2020-11-12 09:26:51  來源:人民政協報 石耘  瀏覽:

      在“銘記偉大勝利捍衛和平正義———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主題展覽”中,介紹了20世紀50年代初期中國人民志愿軍的兩位戰士為了搶救兩位落水的朝鮮兒童而光榮犧牲:一位是羅盛教,因為教科書中收錄了他的故事而家喻戶曉;另一位叫史元厚,他的事跡少有人知。本文敘述的就是史元厚的人生故事。

      “待我們比親兄弟還親”

      山東省長清縣(今濟南市長清區)第七區馬山鄉(今馬山鎮)史家莊(今潘家莊),在20世紀20年代還是一個僅有30多戶人家的小山村。1929年8月,史元厚就出生在這個村貧農史光成家的一間石屋里。小石屋破爛不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舊中國給史元厚帶來的只有饑餓和寒冷。1936年尚不足7歲的史元厚就和媽媽一起推磨賣豆腐。起五更熬半夜,全家就靠賣豆腐維持生計,以吃豆腐渣和野菜來充饑,在貧窮與痛苦中掙扎,勉強得以生存。

      抗日戰爭爆發后,日寇侵占了我國大片國土,大批難民流離失所,路上到處是逃難的老百姓,瘦骨伶仃,破衣爛衫。而惡霸地主仍殘酷剝削農民,漢奸們更是橫行鄉里,魚肉百姓。抗日的烽火在家鄉一帶燃燒起來,地處抗日根據地的潘家莊終于來了八路軍和抗日游擊隊。史元厚按捺不住內心的高興,1941年在他剛滿12歲的時候,就參加了抗日兒童團。他和小伙伴們一起張貼標語,散發傳單,宣傳抗日道理,還積極參加站崗放哨、檢查來往行人,幫助縣武工隊、縣大隊偵察敵情,為抗日武裝送飯送信等活動,還幫助附近村民搶收麥子,積極參加和支援八路軍的抗日斗爭。

      抗日戰爭勝利后,史元厚來到濟南托人租了一輛人力車,靠拉人力車維持生活。國民黨統治下的濟南,窮人的日子同樣不好過,他風里來,雨里去,吃力地在街頭巷尾奔跑著,有時還要受人打罵,遭到侮辱,生活非常艱辛困苦。

      1947年春,史元厚從濟南回到已經解放了的家鄉。當他看到家鄉到處都是一片新氣象時,打心眼里高興。為了粉碎國民黨軍隊對山東解放區的重點進攻,廣大青年積極報名參軍。史元厚于是和當年的兒童團長史盛堂一起報名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被編入魯南軍區獨立團。同年秋,該團奉命開往肥城附近地區,經常在長清、平陰、東平、寧陽、泰安一帶流動作戰。一天晚上,首長交給史元厚一項任務:要他穿過敵人的封鎖線,千方百計與兄弟部隊取得聯系。史元厚斬釘截鐵地說:“請首長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當晚,他背上手榴彈,跨懸崖,越激流,巧妙地越過封鎖區,機警勇敢地完成了任務,受到了部隊首長的表揚。

      1949年5月,史元厚所在的部隊改編為鐵路人民警察,他從此成了上海鐵路管理局公安處直屬警衛中隊的一名警士,決心在實際斗爭中接受考驗。當時上海剛剛解放,社會秩序相當混亂,暗藏的敵人經常在車站和公共場所進行搗亂。史元厚每逢值班時,總是百倍地提高警惕,盡職盡責,嚴防敵人的破壞。他忠于職守,手握鋼槍,為保衛人民的鐵路安全而努力地工作著。

      史元厚來到上海,雖然生活條件變了,但他的思想觀念沒有變,身居鬧市,仍一塵不染,始終保持人民軍隊艱苦樸素的優良傳統。他蓋的那床舊棉被還是他剛參軍時發的,同志們都勸他去領新的,他說:“咱們國家遭受的戰爭的創傷還沒有恢復,目前還很窮。自己少領一床棉被,就能給國家和人民減少一點負擔。”他常對人說:“我現在吃的穿的比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好多了,一定要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好生活,咱啥時候都不能給黨和國家添麻煩!”他從不講究個人吃喝穿戴,衣服鞋襪總是縫了又縫、補了又補,把節約下來的新鞋襪送給比他更需要的同志。星期天,他主動放棄休息,留在連隊值勤,讓別人去洗澡、理發、看電影。同志們看到他一天到晚忙個不停,感激地說:“元厚真是個好同志,待我們比親兄弟還親!”

      史元厚還經常找新入伍的同志談心敘舊、拉家常,發現他們有什么困難,就盡量幫他們解決。有位剛入伍的小戰士,晚上站崗不習慣,思想壓力很大,史元厚知道后,就主動陪他一起站崗。天冷了,就給小戰士披上棉衣,鼓勵他值勤時要膽大心細。無微不至的關懷,使小戰士常常感動得熱淚盈眶,很快就勝任了工作。

      史元厚從自己的成長中深深地悟得,要想做一個稱職合格的人民戰士,必須要有文化。每天,天剛蒙蒙亮,他就坐在樹蔭下認真讀書學習,且總是邊讀邊思考,還不時地把重要的詞句、段落標出來,反復閱讀、理解直至能背下來。自己小時候沒讀過書,因此非常珍惜每一個學習機會,上掃盲課時,他總是專心聽講,認真地記生字單詞。教員布置的作業,他都是認真及時地完成。到了冬季,朔風凜冽,史元厚的雙手凍麻木了,他就端起熱水杯暖和暖和,腳凍僵了,他就站起來跺跺腳,繼續讀書寫字。史元厚如饑似渴、認認真真地刻苦學習,終于以優良的成績完成了學業,并于1951年6月光榮地加入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今共青團)。

      “我愿獻出自己的一切”

      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后,史元厚在父親和家人多次來信催他回家完婚之時,他毅然決然作出了果斷選擇:到朝鮮去!從接到父親來信的第二天起,他就連續七次向上海鐵路管理局公安處遞交申請報告,堅決要求到抗美援朝的第一線朝鮮戰場上去。1953年2月的一天,上級終于批準了史元厚的申請!他連夜寫信,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父母和家人。

      在上海鐵路局召開的歡送大會上,領導同志把一朵朵光榮花戴在即將出征的戰士們胸前。史元厚激動不已,站起來恭恭敬敬地向毛澤東主席像敬了個禮,然后說:“同志們,我決不辜負領導和同志們的期望,堅決完成上級交給的一切任務,爭取為人民立新功。我要在火線上創造條件爭取早日入黨,為朝鮮人民,為祖國人民爭光。當革命需要的時候,我愿獻出自己的一切,甚至不惜犧牲個人的生命!”

      史元厚一到朝鮮后,他就和戰友們一起,紛紛向部隊領導寫請戰書,決心盡快趕走侵略者,保衛朝鮮國土和人民的安全。他作為中國人民志愿軍鐵道軍管總局第一大隊的一名警衛戰士,接受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和所在部隊一起打山洞修坑道。這是塊“硬骨頭”,挖戰壕手被磨出了一串串血泡,扛木頭把肩膀磨破了皮,但他都一聲不吭,忍著疼痛堅持著,絲毫沒有耽誤干活。有時給養供應不及時,就經常用雪拌炒面充饑,累了就枕著石頭露天休息一會。他和戰友們冒著零下30多度的嚴寒,硬是連續干了57天,終于從巖層下開出了一條掩體坑道,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有一次,一列滿載著棉花、汽油等軍用物資的列車在山洞里突然起火,濃煙滾滾,火勢蔓延,如不及時撲滅,將會造成巨大損失。危急關頭,史元厚一邊跑一邊高喊:“同志們,快去救火!”大家聞聲紛紛跑向現場奮力搶救。只見史元厚迅速鉆進山洞,沖向火場,煙熏得他喘不過氣來,兩眼直流淚,什么也看不見,他的臉和手被燙傷了,衣服被火燒黃了,仍奮不顧身地救火。同志們看到這種情景,硬是把他拉了出來。只見他在地上一滾,然后提起一桶水澆在身上,又沖了進去。

      經過激烈的撲救,烈火終于被撲滅了。滿載軍用物資的車廂保住了。還有一次是1953年5月13日,美軍飛機轟炸平壤北邊順安地區的石巖水庫,他和戰友們冒著生命危險跳入水中,撈起被水沖走和被炸倒的電線桿,接通了電話線路,保障了軍用通訊的暢通,史元厚和戰友們受到了部隊首長的表揚。

      1953年7月27日,朝鮮停戰。為了慶賀勝利,同年冬季組成了中國人民第三屆赴朝慰問團,赴朝鮮慰問看望志愿軍。12月1日,慰問團第八總分團前來史元厚所在的部隊慰問,他和戰友們擔任警衛任務。史元厚所在的鐵道部隊分住在幾個地方,他和戰友們護送第八總分團去二連慰問演出,完成警衛任務后戰士們奉命返回部隊。黃昏時分,史元厚路過平安南道安州火車站,火車站北面有座龍潭嶺,山嶺下有一座小橋,橋下有個龍潭池,幾名朝鮮兒童蹲在雪橇上在冰上滑冰。

      突然,兩名兒童陷入冰層裂縫中,一名自己逃脫,另一名卡在冰縫之中不能掙脫,孩子們大聲驚叫了起來。路過這里的史元厚聞聲立刻飛身跑了過去,但見一個滑冰的兒童落入冰窟,兩只小手扒在冰沿上掙扎著、哭喊著。史元厚見狀立即脫掉棉衣,迅速跳到冰上伸手去拉那個朝鮮兒童。可是冰層太薄了,只聽嘩啦一聲,冰塌陷下去,兩人一起落入了一丈多深的冰水中。冰水透心刺骨寒冷,史元厚費了好大力氣才找到了落水兒童,把他雙手托出水面。當兒童剛要爬出來時,冰層又塌下去了,兒童又一次落入水中。史元厚再次潛入水底找到了他,用力向水面上托,仍沒有成功。當史元厚第三次找到落水兒童后,身體已被凍得麻木了,已經精疲力竭了,他硬是用盡最后一點力氣,終于將兒童托出水面,落水兒童得救了,而他自己卻全身被凍僵沉入了水底,再也無力浮上來了。

      戰友們趕來了,居住在周圍的朝鮮群眾也都趕來了,不少人還先后跳入龍潭池中尋找史元厚。大家又經過40多分鐘的營救,最終把他打撈上岸,大家趕快對他進行人工呼吸,有的脫掉棉衣,用自己的胸膛擁抱著他,希望他能蘇醒過來。

      然而,他卻安詳地永遠閉上了眼睛,犧牲時年僅24歲。

      “我永遠也忘不了他”

      被救的兒童叫趙元弘,家住安州車站附近的龍潭嶺下二龍里。父親是朝鮮勞動黨黨員,1950年秋,被敵人抓去殺害了。不久,母親也在戰火中被敵人炸死了,他的伯父收養了這個孤兒。聽到史元厚為搶救元弘而不幸犧牲的消息后,趙元弘60多歲的伯父眼含熱淚、泣不成聲地說:“都是為了這個孩子,一個志愿軍戰士犧牲了。我永遠也忘不了他!”

      1953年12月5日,中國人民志愿軍領導機關決定,追認志愿軍鐵道兵某部羅盛教式的國際主義戰士史元厚烈士為一等功臣,并授予二級愛民模范的光榮稱號。中國人民志愿軍鐵道兵某部黨委根據烈士生前意愿,追認史元厚烈士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并批準追認他為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模范團員。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部、政治部并于12月7日發電報給史元厚烈士的家屬,對史元厚烈士的犧牲表示沉痛的悼念。

      朝鮮平安南道安州郡的黨政領導、當地群眾及史元厚生前所在的部隊3000多人,12月5日為烈士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沉痛悼念這位偉大的國際主義戰士,將史元厚的遺體安葬在龍潭嶺上,并將龍潭嶺命名為“史元厚嶺”;烈士的犧牲地龍潭池命名為“史元厚池”。

      與此同時,在祖國烈士的家鄉和上海黃浦江畔———烈士曾經守衛和戰斗過的地方,山東省長清縣和上海鐵路管理局也分別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山東省人民政府作出決定,在烈士的家鄉修建史元厚烈士紀念堂,永久頌揚和緬懷烈士的英雄業績。史元厚烈士用自己的生命譜寫了一曲中朝兩國人民的友誼頌歌。

      1983年8月,朝鮮勞動黨黨中央決定重建志愿軍鐵道部隊烈士紀念碑,并重修史元厚烈士紀念碑,在墓碑上鑲嵌銅刻頭像。

      1985年,在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35周年的時候,一座嶄新的中國人民志愿軍鐵道部隊烈士紀念碑,一座鑲嵌有史元厚銅刻頭像的新墓碑聳立在了朝鮮平安南道安州郡蒼松里的文峰山上。據說,在朝鮮墓碑上鑲嵌銅刻頭像這是第一次。烈士的弟弟史元太與志愿軍烈士親屬代表團的同志一起,于同年10月到朝鮮參加了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35周年紀念活動和烈士銅像揭幕儀式。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領袖金日成同志,于同年10月23日在錦秀山議事堂接見了中國代表團的全體人員。金日成對代表團的同志親切地說:“朝中兩國人民是一家人。兩國是戰友、兄弟和同志。”10月25日,是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35周年紀念日。這天下午,在金日成體育場,5萬名盛裝的青少年表演了大型團體操。突然,他們編織出了一幅激動人心的畫面:史元厚在龍潭池高高地托起了一個落水的兒童,人海中出現了“偉大的國際主義烈士史元厚”幾個大字。這是一幅描繪史元厚英雄壯舉的畫卷,也是一曲中朝兩國人民友誼的頌歌。

      1995年,史元厚烈士紀念堂被列為濟南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開辟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紀念堂正房影壁懸掛著烈士遺像,兩側有曾任鐵道部部長的滕代遠同志題寫的“羅盛教式的國際主義戰士史元厚烈士永垂不朽”巨幅挽聯及被救兒童趙元弘后來題寫的挽聯“史元厚烈士永垂不朽”。2010年4月,濟南市長清區政府對紀念堂重新進行了修繕和改造,以期讓英雄的事跡與高尚品格永遠傳承下去,激勵人們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不懈奮斗。

      (本文作者為河南省三門峽市政協文化和文史委員會主任)

    欧美成年AV在线播放